天弘基金陈钢:保本基金的配置价值依然存在

        今年以来,股市震荡,资金避险需求提升,纷纷涌入固收类产品。但是人民币贬值和信用债违约等让固收市场也不太平。网易财经对比今年来固收类基金的业绩,发现天弘基金旗下固收类产品和保本类系列产品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并专门采访了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固定收益总监陈钢先生,畅谈对固定收益市场的看法,以及对普通投资者的投资建议。

        1. 查看wind数据发现,您管理的3只偏债混合型基金和5只债券基金均为正收益,且收益排名居前,请您分享一下投资的经验和对近期市场的看法。

        陈钢:天弘基金一向坚持以“绝对收益”为核心、“稳健理财、值得信赖”为经营理念,多年来,天弘固定收益团队坚守“稳中求进”的投资理念,在严格控制风险的前提下,谋求优化的风险收益。我们高度认同公司稳健理财的理念,投资最重要的事就是如何做到不亏损,而非片面追求高收益,忽视市场风险。巴菲特说过:投资秘诀只有两条,第一条:不要损失本金,第二条:不要忘记第一条。因此我们在投资中,把防控风险放在第一位,在市场波动的情况下,也取得了较高的收益。

        除此之外,在投资中,最为重要的是前瞻性,市场是残酷的,只有能够前瞻性地发现未来驱动市场行情的关键变量,才能走在市场一致预期前面,获得超额收益。要做到前瞻性的分析,并不容易,需要不断学习、深入研究、总结历史,比市场的大多数人想在前面,才能得出有前瞻性的观点。

        前期我们认为近期债券市场将趋于震荡下行,核心逻辑在于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政府将会出台相应的调控政策。近期地产调控政策密集出台,与我们前期的预判相一致,也是我们所认为未来利率趋势向下的最大逻辑:地产调控导致销售下行,拖累地产投资,进而导致经济下行和货币宽松;同时销售下行导致房贷减少,导致银行体系资产荒加剧,从而利好债券。但是短期来看,债券市场也存在一些制约因素,因此收益率下行的过程中将延续震荡的态势,也可能存在一定的反复。

        2. 去年股灾以来,保本基金急速膨胀,引起监管层重视。8月份,监管层对保本基金的投资门槛和产品风控都有了新的要求。对此您如何看待保本产品的配置价值?

        陈钢:对于监管层加强保本基金监管的措施,我们认为方向是正确的,保本基金规模的急速膨胀,与去年股灾之后投资者开始高度关注本金风险有关,但是部分保本基金在运作过程中,片面追求高收益,与保本基金稳健理财的初衷相违背也蕴含着一定的风险,监管层此时适时推出相应政策,可谓正本清源,有利于行业的长远发展。我们认为,保本基金新的投资门槛和产品风控要求对于收益性自然存在一定的影响,但是保本基金的配置价值依然存在,作为一种稳健理财的投资工具,在投资者的资产组合中应该具有一席之地,而且保本基金可以投资于权益市场,在封闭运作期间如果能够通过合适的资产配置把握权益市场的机会的话,仍然有可能实现相对较高的收益,从收益风险比的角度来看还是具有很强的吸引力的。

        3. 对于普通的投资者,您的配置建议是什么?

        陈钢:首先,要重视大类资产配置。过去个人投资者普遍存在一个误区,忽视大类资产配置,仅仅关注权益类基金产品,不了解固收类产品的配置价值。许多学术研究都证明了资产配置是获得长期收益和控制风险的重要驱动力,对中国大类资产历史数据的分析结果也体现了资产配置的重要性,而且目前中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全局性的大类资产配置思维才能够更好地控制风险提高收益。进行资产配置,比较简单的方法是参考一些经验法则,例如经典的60-40法则,60%的资金投资于股票,40%的资金放在债市,每年平衡一次资产即可。但是由于资产配置是一项比较专业的工作,更为推荐购买具有大类资产配置属性的基金产品,例如保本基金,可以让基金经理在严格风控的前提下为你进行大类资产配置。

        其次,在配置基金产品时,不能片面注重收益。而应该更关注风险,可以多了解一些基金产品的风险指标,例如波动性、回撤等等,在投资时全面考虑这些指标进行选择。从我本人的看法来讲,最为看重的指标是最大回撤率,也就是在选定周期内任一历史时点往后推,产品净值走到最低点时的收益率回撤幅度的最大值。最大回撤用来描述买入产品后可能出现的最糟糕的情况。基金经理如果能够在整体市场遭遇熊市的情况下,依然控制好回撤的话,表明他具有控制风险的意识和预判市场的能力,从长期来看回撤较小的基金,还能比风格激进、收益波动性大的基金获得更高的收益。

        4. 今年来,债券市场的违约现象越来越多,请问天弘在这方面是如何避免踩雷的呢?

        陈钢:天弘内部信用研究注重风险把控,借助大数据分析来避免踩雷。我们将互联网化大数据分析融入内部信用研究,有助于对发债企业的信用做出更前瞻、更全面、更高效的客观评定。相比外部评级机构,天弘内部信用研究奉行审慎稳健的信用债投资理念,独立研究,更加强调定量分析和定性分析相结合,挖掘天弘在股票分析、大数据分析上的优势,综合考虑宏观经济、行业情况以及财务报表等。

首先,天弘基金内部信用分析发挥天弘大数据研究的独到优势,集合定性分析、定量分析、股票分析、大数据分析为一体,形成独特的行业竞争优势。

        其次,天弘内部信用分析,奉行审慎的投资哲学。中国宏观经济转型的波动风险已难以回避,刚性兑付造成市场对信用风险认识不足,不断积聚的信用风险会在宏观经济增速下台阶的过程中逐渐显性化,客观环境要求信用投资投资采取立足长远,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

        再有,天弘内部信用研究,独立于外部评级机构和卖方研究,由分析师、组合投资经理、交易人员组成信用小组,在组内共同讨论基础上,推荐个债、信用债组合、信用策略,用于指导投资。只有通过内部评级的个券才能纳入债券备选池。对于这些进入债券备选池的债券,设专人信用分析师会持续跟踪,在发债企业出现潜在风险事件或更新财务数据时,做到预警。

        5. 天弘对于信用债的配置,会有那些调整呢?

        陈钢:在过去信用债的投资之中,我们坚守自己严格的信用分析框架和债券准入标准,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未来我们将持续加强我们在信用分析方面的优势,并且严把信用债的信用资质关,配置时宁缺毋滥,把防踩雷放在第一位。

        6. 人民币贬值趋势下的资产配置策略?对债市会产生什么影响?

        陈钢:从近期的人民币贬值和市场走势来看,央行对于汇率的管控已经日趋娴熟,未来人民币汇率对于国内市场的冲击和影响趋于减弱。当然在人民币面临贬值趋势时,权益市场受影响的幅度往往要大于债券市场,所以可以考虑适当调整大类资产配置中的股债比例。对于其他资产(如美元理财、黄金)的配置方面,我们认为,在经过前期贬值之后,人民币贬值压力已经得到较大程度的释放,未来进一步贬值的空间是相对有限的,由于海外资产自身收益率偏低,考虑汇兑损益之后的收益率未必可以显著超过国内资产。黄金与美元存在一定的负相关性,以黄金来对冲人民币贬值若时点选择不佳反而可能导致亏损,长期来看由于黄金并不生息,收益率也比较有限。所以总的来说,若有进行海外资产配置的渠道和机会,可以适当进行一些配置,但是不能期待过高,主要还是立足于国内资产。

        对于债市而言,传统的分析来看是汇率贬值,可能通过资本外流、输入型通胀压力等因素对国内债市形成一定冲击,但是从去年以来的市场走势来看,贬值之后债市反而趋向走强,背后有两大因素:第一,人民币贬值源于美元走强,利好债市,第二,贬值对权益市场影响较大,通过股债跷跷板效应利好债市。


保本基金不等于银行存款,不保证盈利及最低收益,投资需谨慎
过往业绩不代表未来表现,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该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news-rt-img2.png
1516585746803428.png